您所在的位置: 首頁 > 熱點關注 > 相關信息



新農科建設有了“施工圖”
2019-07-04    科技日報

  在知乎上搜“農學”,可以看到各種愁云慘淡的問題:農學專業在中國有什么未來?農學專業為什么冷門?農學專業究竟有多坑人?……還有五花八門的“勸退”“脫坑”指南,滿滿的都是過來人的“血淚史”。

  但這一局面將會迎來改變。

  6月28日,由教育部高等教育司指導、教育部新農科建設工作組主辦的新農科建設安吉研討會在浙江省安吉縣余村召開,來自全國50余所涉農高校的140余位黨委書記、校長和知名專家參加會議。

  會上發布了《安吉共識》,字字句句擲地有聲——要扎根中國大地掀起高等農林教育質量革命,為世界高等農林教育發展貢獻中國方案。“今天是中國高等農林教育再出發的日子。”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長吳巖這么說。

  農林教育要主動識變、應變、求變 

  吳巖開門見山,講了幾個迫切。

  面對農業全面升級、農村全面進步、農民全面發展的新要求,面對全球科技產業革命奔騰而至的新浪潮,迫切需要高等農林教育創新發展;而中國高等農林教育“大而不強”,農林專業吸引力不足,面對農林教育自身發展的深層次問題與嚴峻挑戰,同樣迫切需要創新發展。

  去年8月,中央文件提出高等教育要發展新工科、新醫科、新農科、新文科。其中,建設發展新農科,是高等農林教育踐行總書記“兩山”理念、推動創新發展的戰略舉措,是高等農林教育服務脫貧攻堅、鄉村振興、生態文明和美麗中國建設的戰略行動。

  中國農業大學副校長王濤表示,從2018年4月以來,學校多次組織農林類高校開展“新農科”建設研討,認識到傳統的農科專業結構、課程體系和人才培養目標已經無法適應農業農村現代化發展要求,發展“新農科”是高等農林教育發展的內在要求,也是適應農業農村現代化發展需要的必然要求。

  “我們必須承認,農林教育有深層次的問題和困境。還想著以不變應萬變,就是自掘墳墓。”吳巖說,要讓農林專業成為顯學、熱學,讓人爭先恐后地想學。“改革做好了,就可能變危為機。”

  打贏脫貧攻堅戰,高等農林教育責無旁貸;實施鄉村振興戰略,高等農林教育重任在肩;推進生態文明建設,高等農林教育義不容辭;打造美麗幸福中國,高等農林教育大有作為。吳巖強調,中國高等農林教育必須以時不我待的使命感緊迫感銳意改革,主動識變、應變、求變,加快建設新農科。

  辦好農林教育是件“驚天動地”的事情 

  “新農科的‘新’意在創新,是農科的整體創新,是專業結構的重構。”王濤說,它因新需求而新;因新發展理論、新知識、新技術而新;因學科交叉融合而新;因產業發展、社會發展衍生新型關系而新。

  吳巖表示,新農科建設要堅持“四個面向”,也就是面向新農業、新鄉村、新農民、新生態,推動我國由農業大國向農業強國邁進,助力鄉村成為安居樂業的美好家園,讓山更綠、水更凈、林更茂、田更沃、湖更清、草更豐。

  “辦好農林教育,是驚天動地的事情。”吳巖說,農林教育,涉及山水林草湖田氣象等多種要素。新農科建設要開創“三條路徑”,積極探索實踐融合發展、多元發展、協同發展新路,加快培養創新型、復合應用型、實用技能型農林新才,高標準建設好農林“金專”“金課”和“高地”。

  專業是人才培養的基本單元。要有新專業,也要改造老專業。吳巖說,應基于農林產業發展前沿、基于生產生活生態多維度服務、基于新興交叉跨界融合科技發展,優化增量、調整存量,主動布局新興農科專業,用生物技術、信息技術、工程技術等現代科學技術改造提升現有涉農專業,打造一批農林類一流專業。

  “金專”有了,“金課”也不可或缺。課程是提高人才培養質量的關鍵環節。吳巖表示,建設新農科要基于農林實際問題、基于農林產業案例、基于科學技術前沿,開發新時代農林優質課程資源,創新探究式、討論式等以學生發展為中心的教育教學方法,推進農林教育教學與信息技術深度融合,著力提升農林課程的高階性、創新性和挑戰度,打造一批農林類一流課程。

  創新的農林教育不能停留于書本和課堂,實踐教學是人才培養的重要載體。還得加快構建校內實踐教學基地與校外實習基地協同聯動的實踐教學平臺,建設區域性共建共享農林實踐教學基地,打造一批農林類一流實踐基地。“讓農林教育走出教室,走進山水林田湖草,補齊實踐短板。”吳巖說。

  科技支撐未來農業發展 

  高校的實踐和探索一直在進行。

  西北農林科技大學計劃籌建未來農業研究院。該校校長吳普特告訴科技日報記者,教育的本質是培養人,這就需要農林院校思考,未來的農業究竟需要怎樣的人。

  “我們認為,未來的農業有幾大特點。”吳普特表示,未來農業一定是一二三產的融合,而不僅僅是傳統的第一產業;未來農業的發展理念會發生重大變化,過去追求“吃得飽”,現在追求“吃得好”,下一步追求的是“吃得健康”;而且,未來農業一定是高科技支撐的智能化農業,不再是人們傳統想象中的“面朝黃土背朝天”。“未來的農業專業究竟要怎么設置,我們現在還不知道;但是它應該有一條路徑,一定是多學科交叉融合。”于是,西北農林科技大學和西安交通大學、西北工業大學等學校聯合,準備一起做一番探索。

  未來農業一定是有科技含量的。中國農業大學安排各學院對各專業人才培養方案進行了中期修訂,利用現代生物技術、工程技術、信息技術改造現有涉農專業。王濤介紹,學校正在謀劃新的專業布局,啟動了農業智能裝備、生物質工程、自然資源管理、鄉村規劃管理、鄉村治理等新興、新生農科專業論證工作,計劃申請新設一批“新農科”專業。

  蘭州大學則倡導用現代生物技術、信息技術、景觀工程技術豐富專業內涵,服務“互聯網+現代草業”、創意草業、鄉村旅游、草原旅游等新產業、新業態發展,也會更加注重特色課程開發,強化信息技術與教學深度融合,深入開展混合式教學和在線教育。

  浙江農林大學校長應義斌希望,在新農科的建設中,能夠實現農林學科質量聲譽的突破,圍繞“美麗中國”“鄉村振興”等社會熱點宣傳農林學科;實現教育資源支持政策的突破,讓各級政府加大對農林類專業的支持力度;實現農林專業生源質量的突破,加大政策支持力度,吸引優質生源報考。

  發布《安吉共識》,是新農科建設“第一部曲”,為新農科建設畫好了“施工圖”。據吳巖透露,“第二部曲”將在國家糧倉東北地區開啟新農科建設“北大倉行動”,為新農科建設打好“基礎樁”;“第三部曲”則是在北京推出新農科建設“北京指南”,啟動一批新農科建設研究與實踐項目,發出新農科建設的“開工令”。

龙王捕鱼免费